關於部落格
創作!型男!歌手! 曾文溪Project 仰天空備用站
  • 120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樂生保存運動 看到「無能的力量」

哈 維爾對於反抗權威的正當性,其實有很深刻的論述。他認為,在威權社會下生活的人們,之所以願意忍受威權,並不單純只是因為感受到統治階層的強大支配力量; 而是因為人們日常生活中所感受到的事物,型塑了我們所生存的社會,在這樣的狀況下,人們都是威權統治下的受害者與支持者。引申一個哈維爾自己舉過的例子, 一名菜販張貼「世界勞動者團結起來!」的標語,並不是真的對黨忠誠,也不只是單純恐懼黨的力量,而是黨的意識形態已貫穿每個人,變成每個人生活的一部分, 大家都這麼做,於是自己也照著做。

所以哈維爾認為,人們要積極的行動挑戰威權體制,才能擺脫這種心靈內在的枷鎖,擺脫虛假,從而活得「真實」!

「警察違法,命令解散」塗鴉(拍攝於台北公館汀州路台鐵宿舍外牆)這些反抗威權的理念,放在當下的台灣,是否適用?看看最近民間團體街頭訴求動輒遭警方以《集會遊行法》驅離與鎮壓的情景,似乎「無權勢者的力量」仍遭受到相當大的壓制。

6月26日,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在福隆沙灘上「寧裸不核」的演出,事前遭警方以未依法申請集會遊行之理由,給予警告。7月11日,支持保留樂生療養院 的社運團體到台北縣政府前陳情,遭警方粗暴搬人、驅離與拘留。7月27日經濟永續發展會議現場,與台西蚵農一起陳情的環保聯盟秘書長何宗勳遭扣押……種種 警方動用《集會遊行法》對待理性環保訴求的行徑,令人不敢想像這是民主台灣。

關於《集會遊行法》法令面的諸多缺失與不合理之處,已有許多人提出,此處不再贅述。惟警方展現的執法態度,其實展現的是集體社會對於異議者的想像。 當「無權勢者」意欲戳破社會上「一致同意」的意識形態,想要活得「真實」,追求他們理想中的環保、文化與人權等價值的時候,社會大眾能否接納?能否尊重?

以樂生保存運動為例,運動團體和那些年邁力衰的院民們,為了追求真實,追求其心目中理想的人權價值,多年來一路奮戰,對抗國家機器的威權,他們身上 正充分展現了「無權勢者的力量」,戳破了社會集體「共識」的表象:誰說為了公眾利益要犧牲少數人?誰是公眾?誰的利益?誰又說了算?

我一事無成
但不清閒自在
我白日做的夢
是想改變這時代
我現在還無能
你還要再等待
你是否還要我
如果我失敗

~摘自崔健《無能的力量》(power of the powerless

支持樂生保存運動的塗鴉(攝於台北公館汀州路舊台鐵宿舍外牆)中國搖滾反叛旗手在《無能的力量》這首歌裡這麼唱著,道出反抗者面對未來懷抱理想卻又惶惶不安時,向愛人、摯友或同志訴說心志請求理解的心情。我是這麼詮釋著。「無權勢者的力量」在崔健口中變成了「無能的力量」,我喜歡。與那些追求真實價值的人們分享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