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創作!型男!歌手! 曾文溪Project 仰天空備用站
  • 120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電影《奇蹟的夏天》

[ 足球爸爸和他們的夢幻小孩 ]
中時電子報 邱祖胤 20060909

這群孩子多半來自原住民部落,踢球的猛勁讓同年齡的小孩害怕;每四年一次的世界盃足球熱,不管大人有沒有喊出漂亮口號、亮出「空頭」支票,他們都認真踢球,將獎盃一座一座地帶回台灣。因為有足球爸爸陪伴,他們無後顧之憂,而且可以快樂度過三年國中生活…… 花蓮市的美崙國中,有一群很會踢足球的孩子,在這裡度過也許是他們這一輩子最開心、最難忘的日子,也可能是他們這輩子流過最多汗水、淚水的日子。他們征戰台灣、亞洲,甚至歐洲各地,在十四、十五歲級的比賽領域中,嘗到令對手害怕的滋味,抱回令自己做夢都會笑的獎盃;傲人的成績,也讓他們的升學之路比其他原住民孩子幸運得多。 在這裡,他們擁有「一個」足球 爸爸,三年來每天跟他們相處在一起,廿四小時形影不離。離開足球 爸爸以後,這些樸實的 孩子也沒有什麼複雜的想法:「以後不能踢足球了,就去當板模工或開砂石車啊!」這是他們現實生活中的爸爸的 工作,爸爸永遠是孩子的榜樣,爸爸做什麼,孩子以爸爸為榮,沒什麼分別心。 令人惋惜的是,如果擺在對的時間、對的地點,他們的成就也許將超越中田英壽、安貞煥,甚至足以將台灣 的足球推上國際舞台。然而,擁有這三年的快樂時光,這群孩子已相當滿足,他們在畢業紀念冊裡寫道:「老師,希望你能永遠記得我們最後踢的這場 比賽……。」他們要的不多,淚水、汗水、榮耀與友誼,已讓他們活得充實、自在,不枉此生。 想進足球隊,比考大學還難。 這群孩子的足球爸爸之一、也是美崙國中的輔導主任陳益雄無奈地表示:「每年看著這群優秀的孩子各奔東西,不再打球,都覺得很可惜,不禁 懷疑自己的熱忱,也想問問政府的體育政策到底是什麼?原住民政策到底是什麼?」六十二歲的陳益雄是漢人,卻自認比原住民還關心原住民,從民國五十七年就開始在 花蓮教書、推廣體育,目前是花蓮縣足球委員會總幹事。 民國八十五年,他體認到要訓練一支堅強的球隊,光靠社團 活動時間是不夠的,於是他在美崙國中成立體育班,堅持球員住校、集中管理,白天和一般國中生一樣上課,下午三點廿分放學後開始練球,晚上七點再進行課業加強。 由於紀律嚴明、鬥志高昂,十二年來,總共在國內獲得十三面金牌、十三面銀牌及六面銅牌,甚至還在美國 夏威夷盃、泰國泰皇盃等國際分齡賽拿下金牌。 從此他們在後山聲名大噪,許多原住民小朋友都以進入美崙國中踢足球為第一志願,每年五月的選拔會,都會有許多來自花蓮地區的 小學六年級 學生前來參加,錄取率卻不到25%! 這裡供吃、供住,一個人還有十幾套球衣可換;站到球場上光鮮亮麗,是被歡呼的對象,對一個孩子而言,充滿無限憧憬。練球的日子雖然很辛苦,但孩子在這裡得到關愛、友誼與成就感,再苦也撐得過去。 在小朋友的眼中,美崙的足球隊選手是英雄、模範生,有 機會加入球隊,便可能短暫離開貧窮的日子。 但是,回到大人的世界,這一切都要靠錢。 錢,爸爸來想辦法就好。 從十二年前一直到現在,足球都不是體育政策的重點,要錢,得靠本事,六十幾個孩子,一年光膳食費就要兩百萬元。陳益雄不跟家長要錢,他知道原住民的處境困難,但為了理想,他願意撐下去。 陳益雄回想起草創初期的「憨膽」,還有點腳軟,「真不曉得自己哪來的勇氣?」就算把微薄的薪水丟進去了,還是不夠養一個球隊,自己還有老婆 小孩要養。於是他到處寫信、募款,有時還得應酬喝酒,「有一次只為了幾萬塊錢,對方明明知道我不太會喝酒,卻說只要我把眼前那杯高梁乾了,就給我錢,我當場就把酒喝了,對方嚇了一跳,只好乖乖給錢。」就是這股豪氣,讓陳益雄感動了不少人。 所幸校方支持他的做法,孩子們也很爭氣,第一年就打出傲人成績,包括贏得美國夏威夷盃的銅牌,募款的 工作才進行得較為順利。麗台 科技曾經每年提供一百萬元的獎學金,世界展望會也有一些援助的行動,教育 部、原住民委員會開始有補助進來。不過由於景氣的原因,麗台從今年開始不再贊助球隊,有些部會的補助也縮水,陳益雄又開始「追錢」的日子了,不過他甘之如飴。 這些優秀的球員, 幾年後會在哪裡? 球員心目中的另一位足球爸爸、美崙國中五位足球教練之一的吳曉穎,同樣具有原住民身分,也曾經是國家足球代表隊的一員,對這群小球員的遭遇最能感同身受。他們很多來自單親 家庭,有的跟爸爸住,有的跟媽媽住,有的跟阿公阿嬤住, 家庭經濟不穩定,只要行為、觀念稍有偏差,很快就會成為社會的負擔。「如果不踢球,爸爸就要帶我去工作了。」有的孩子會這樣跟他說。 他在這群孩子身上,彷彿看到了過去的自己,因此他對孩子們嚴厲,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,就是不希望他們浪費寶貴的時間;但有時他也會想,這麼拚命練球,對他們真的有好處嗎? 吳曉穎表示,許多在國中時代表現優異的球員,很幸運地獲保送進入高中、大學就讀,但馬上面臨繳不出學費的問題,於是就得半工半讀,常常因打工延誤課業而辦休學,有的乾脆回部落打零工、喝酒度日,一個辛若培育出來的球員就此報銷,彷彿一切又回到原點。 這是最令這群足球爸爸痛心的事。 有時他們不免懷疑,把這些孩子抓來這裡打球,是對還是錯?也許他們本來就該屬於「那個環境」,在部落裡或許更能早點面對現實社會的嚴酷挑戰,即使遇到挫折,也比較沒那麼痛苦吧。 然而,只要看到眼前這群認真踢球的孩子,吳曉穎就會覺得充滿希望,環境再糟、再壞,至少眼前的事是他能掌握的,每三年帶完一支球隊畢業,馬上得迎接另一批新球員的到來,實在也沒有時間去煩惱自己無能為力的事。每當起床號響起,他要比其他球員更早起床,準備好一天的 訓練課程,想到全新一天的挑戰,他就充滿鬥志和活力。 他知道美崙國中足球隊比其他球隊強的地方,一是體力,二是紀律,而他有能力讓這些孩子更好。 既然給了爸爸, 就再給一個媽媽吧! 在陳益雄主任的要求下,生活規範及紀律優於一切,教練更要以身作則,他還給教練們一項壓力── 比賽沒拿到前兩名,教練馬上換人。所以包括吳曉穎在內的五位教練,都是出了名的鐵血教練,一切軍事化管理。 後來是陳益雄發現,孩子也實在被「兇」得太可憐了,才打破教練兼導師的制度,讓男教師當教練,搭配一位女老師擔任導師,球員們從此就像多了一個爸爸、一個媽媽一樣,的人性化 教育也讓球員讀書打球更有勁。 有趣的是,這個政策不只學生贊成,也成就了一段姻緣,吳曉穎就在今年六月與應屆畢業球隊的班導師連楚瑩結婚了,間接促成這段婚姻的陳益雄訕訕地說:「別說主任都沒給你們這些教練福利喔!」 練球是很苦的,但孩子們吃得了苦,更重要的是,他們了解自己比別人幸福──多了一個爸爸(或一個媽媽),他不是他們真正的爸爸,但他教他們踢足球,而且在其中找到榮耀與快樂,如果那是一個成功球員最可貴的一切,每年從美崙國中訓練出來的數十名球員,都已經具備為 台灣足球推向國際舞台的基本能力,如果教育及體育政策銜接得上的話,十二年來已有二百多位球員在stand by了。 只是,我們的主管單位一直都還沒有準備好,雖然這些大人每四年都會跟著世界盃瘋一次足球,也會喊喊進軍 世界盃的口號,但比起美崙國中這幾位足球爸爸的默默耕耘,他們其實等於什麼都沒做。 在這裡,我們看得到的是一群為台灣爭光的孩子,看不到的是他們離開足球爸爸以後的未來;看得到的是一群在學校 認真踢球的孩子,看不到的是更多在學校外、部落裡被放棄的孩子。 陳益雄跟孩子們說:「你們不要說要報答我啦,等你們可以報答我,我已經在天上踢球了。你們只要能把這裡學到的精神,帶回部落去,教更多孩子上進,我就心滿意足。」 我們相信,有足球爸爸的孩子,會把希望帶到更多地方;沒有足球爸爸的孩子,也還是會勇敢地生存下去。 (今年,這群孩子和足球爸爸的故事,被楊力州、張榮吉導演拍成紀錄片──《奇蹟的夏天》,將在九月廿二日上映。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